萧县书画 > 资讯 > 正文

萧县记忆

  数十年来,我们竟然目睹经历这大时代的变迁,数千年炊烟袅袅的乡村生活,踏着先辈的身影,渐行渐远;骤然间,在不舍中决绝地挥手告别,又欢天喜地的急切地投身这瞬息万变的新生活,仿佛是搭上一列越转越快的高速快车,面对匆匆远去的风景,始终坚守着“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之大任。任凭春暖花开,一路前行。

  不妨我们安静下来,打开《萧县记忆》这本摄影集,若一坛老酒,醇厚清纯,让人陶醉,既真切又淡远,既亲切又生疏,恍若隔世……

  一幅幅欣赏,一幅幅回味。

  一处处场景,一段段岁月,一片片记忆,一朵朵浪花,集腋成裘,竟也煌煌成就了萧县一部断代史。

萧县记忆

  尽管时日匆忙,就有那么一群人,转身拥抱这流光溢彩的新时代,在无限深沉的不忍中不断地追寻我们曾经的点点滴滴、或正在发生的故事,扑捉瞬间的情形,构筑着萧县的山川风貌,抒发着萧县人的生命情怀。

  魏晋傅玄《九曲歌》中有语:“安得长绳系白日。”系住白日,成为我们人类千古的渴望,让岁月永驻。自从人类进入工业文明之后,摄影技术的问世,我们竟然在某种程度上做到了将真实的情景保留下来。

  数十年来,萧县的摄影家们,记录着身边一幕幕精彩的片段。

  若一颗颗珍珠,穿联起来,便是我们数十年来多彩的社会生活。物貌变化、人文演进,融入着我们的欢乐和艰辛,富有和不足,勤劳和奋发,智慧与才华。与国家的大气脉息息相合,凉热同感。我们曾经“一穷二白”,却志存高远。萧县这块古老厚重的土地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升华,尤其近些年信息发达,丰富多元的社会生活,人们由“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农耕文明转向智能时代,由肩挑人抬的辛苦劳作被机械智能替代,从庄户人家到城镇新区,从散居平房到楼盘林立,处处园林处处景。皇藏景区,岱湖塔影,故道荡舟,又是古镇风情(永堌)……从乡村小道到宽阔的高速公路,高速铁路;写写画画,写繁茂物华,画翰墨人生;太极拳、广场舞、观光旅游……可谓山川秀丽,盛世升平。

  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以郑继刚先生为先锋的摄影队伍,一年一年的壮大,靠手中一架相机走遍了萧县的角角落落,真切地记载着阳光下犁耕靶拉的艰辛,街头巷尾高跷旱船的欢乐;郭庄大队的“养猪姑娘”,那是七十年代下放在郭庄的知青,左边是上海知青陆淑华,右边是宿州知青刘璋(2008年中国摄影家协会主办“第二届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摄影大展 获优秀奖 并入编《珍贵历史照片集锦》);八十年代萧县画坛巨擘名宿云集皇藏峪的交流,可谓文人荟萃,风流高标;“萧县首届书画艺术节”的人头攒动,场面宏阔,无不见到郑纪纲先生的身影。牛金岭的“桃花盛开时的沈峪”,可谓桃花园中可耕田,仙子娜娜落人间;姬长瑞的“毛窝”系列,故乡的温暖,远古的呼唤;杨坤的“岱湖新姿”,水光迷离,故城新颜;张宜勇的“晨曦弥漫”,空远虚无,飘渺朦胧,雾霭缭绕,清气漫卷;陈春醒的“大地铺金”若大海行舟,金波荡漾;蒋森林的“官山雄姿”,山上山下,山里山外,村落人家。

  ……

  所有作品都在娓娓道出萧县的记忆,张扬着萧县人的生命力量。  祖爱民 2020年5月31日

书画内容索引

人物画 刘惠民书画 孙晓云书法 董宜峰 写意花鸟画 尹沧海 山水画欣赏 范曾 福字书法 女书法家 韦斯琴 王于功 何家英工笔画 写意人物画 刘金荣画家 李乐武 心经书法 朱绍俭 郭公达 山水画小品 吴柏 四尺山水画 周慧珺书法 孙晓云 天道酬勤书法 陈聪 郭绍善 萧县画家 国画虾 叶靖 画家 风水画 九鱼图 著名书法家 当代书法家 水墨山水画 国画山水画 行书书法 闫梓昭 书法作品欣赏 行楷书法作品 王子龄 薛志耘 方玉春 楷书书法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