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花鸟画家欧阳龙

  在中国,一位已经成名的书画家年过六旬,意味着其最佳的黄金创作时期的到来。而他却悄然走了。那一天,他走到画案前,正欲挥笔纵横写鹰,突然倒下去了。直至生命的最后几分钟,还深情地对家人说:“我想画画……”

  他就是以画水墨之鹰而饮誉大江南北的彭城著名书画家欧阳龙

  这一天,是2000年7月8日;这一天,62岁的他走了,是突发的心肌梗塞浇灭了他生命的火花。

著名花鸟画家欧阳龙

  在这短暂的62年的生命历程中,他为百花写照,为万鸟传神,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在很多人的心里, 欧阳龙先生依然还在,他那淡泊名利、不求闻达、超然物外、敦厚谦和的君子之风;简约凝练、大气磅礴、笔苍墨润、酣畅淋漓的艺术格调;潇洒飘逸、出神入化、大朴不雕、天人合一的大家风范,使得每一位和他相处过,或披览过他作品的人难以忘怀。

  初涉艺途 立志高远

  1938年10月,欧阳龙出生于萧县城东龙山子村。父亲欧阳昇道家里有几亩薄田,平时辛勤耕耘,通常年景还能勉强度日,遇到旱涝之年,也是上顿不接下顿。父亲便常到徐州府做点小买卖,赚得一点费用以供儿子读书。

  日子再苦对于儿童来说也是快乐的,欧阳龙经常和小伙伴们一起,到龙山的树上掏鸟蛋,到龙河里捕鱼。最使他快乐的还是到外祖父家,外祖父驯养了一只凶猛的苍鹰,鹰的翱翔之姿,俯冲之势在他的心灵深处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幼小的欧阳龙,爱好艺术是他的天性,他喜欢用树枝和石块在地上画些花草,在香烟盒、火纸上画门神、老虎等。乡贤白菊如先生,擅小写意花鸟、山水画,见欧阳龙聪颖过人,以为孺子可教,便送他一本《芥子园画谱》,欧阳龙如获至宝,爱不释手,那上面的花鸟虫鱼、山水人物,都让他如痴如醉地临习不辍,白老先生悉心指点,也经常给他讲一些书画知识。

著名花鸟画家欧阳龙

  通过临摹,欧阳龙渐渐懂得了一点传统的笔墨之道和山水、花鸟画的基本技法,从而更加增强了学习中国画的决心。白先生告诉他,书画同源,要画好国画,没有坚实的书法基础是不行的。欧阳龙牢记于心,把书法当作自己的日课,无论是盛夏的酷暑,还是滴水成冰的严冬,从不间断,9岁时就为邻里写春联,被乡亲们誉为神童也是实验小学的师生们公认的小画家,作品常被大家分抢。

  1952年,欧阳龙考入萧城上堂子初中,当时萧县梅村中学所设的分部,萧龙士先生担任美术教师,欧阳龙如鱼得水,每当课外活动,都到萧龙士先生的画室,他先磨一池墨,然后站在案头看萧老作画,一招一式,都默记于心。萧老喜欢他孜孜不倦的好学精神,常拿一些吴昌硕和齐白石的真迹,给他分析、讲解。

  初中毕业后,欧阳龙考上了当时萧县的最高学府,梅村中学,虽然这所学校没有美术专业班,但欧阳龙学画的劲头一点也没衰减,有幸遇到了恩师赵宗基先生。赵先生看欧阳龙的文化课成绩很好,绘画基础也不错,便鼓励他将来报考美术专业。欧阳龙原来学的都是国画,对报考美术专业需要的素描、色彩和速写等很少接触过,赵先生不厌其烦地从基础教起。欧阳龙自己也下了一番苦功。星期天,别人都回家或是到城里去玩,欧阳龙却把自己关在学校的美术室里一画就是一天。

  1958年,他从众多考生中脱颖而出,如愿以偿地考上了皖南大学(今安徽师范大学)艺术系美术专业。欧阳龙在这里接受了系统、严格的训练,从素描到色彩,从美术理论到艺术创作。专业中国画,主攻人物。其毕业创作获得一致好评,系领导有意留他担任助教,但欧阳龙却执意要回家乡,因为他知道那里才是他艺术的土壤。

  扎根沃土 锋芒初露

  1960年7月,欧阳龙被分配到萧县黄口初级师范任美术教师,课务不重,教学内容对他来说也是易如反掌,他可以有充足的时间进行人物画创作。他的艺术才华很快被县文化馆的领导发现,适逢为了配合阶级教育,要搞村史展览,欧阳龙被借用到文化馆,以群众喜闻乐见的连环画形式表现旧社会农民受剥削、受压迫的血泪史。

  他多次深入到农村,访问苦大仇深的农民,掌握第一手资料,亲自写出脚本,奋战一个多月,共绘出100多幅。一幅幅生动的画面,一个个真实的形象,一幕幕悲惨的场景,深深地打动着每一个参观者。1961年寒假后,欧阳龙正式在萧县文化馆上班,负责指导基层群众性文化活动的开展。有了一个安定的环境,欧阳龙可以用相对集中的时间研究和创作。

著名花鸟画家欧阳龙

  他知道,书画同源,没有坚实的书法基础,是画不好中国画的。为了学好书法,他有幸拜刘惠民先生为师,学习狂草艺术。刘惠民先生在欧阳龙的艺术生命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尤其是书法得到刘惠民先生的言传身教,开启了一扇深入传统的大门。

  1963年,欧阳龙组织文化馆的几位画家,成立了萧县美术工作队,巡回到全县各乡,边深入生活,进行美术创作,边培训美术骨干,指导开展群众性的书画活动。先后在黄口、杨楼等地办了三期美术培训班,培养出一批农村业余美术爱好者,他们的作品多次参加省、地美展。欧阳龙尝到了成功的喜悦,认真总结经验,决心沿着与工农相结合道路走下去。《安徽日报》发表了他的美术工作日记《在与工农相结合的道路上》,《光明日报》发表了《活跃在农村的一支美术工作队》并加了编者按,报道了他们的活动,充分肯定了他们的做法。后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也播发了欧阳龙的美术工作日记。安徽省美协秘书长傅美玲、宿县地区美协的李百忍也带队到杨楼,学习美术工作队的经验。在这段时间中,欧阳龙的绘画技巧和创作能力也有了很大提高。他的国画《女矿工》,以生动的人物形象,娴熟的笔墨技巧,鲜明的时代气息,参加了地区美展,受到专家的好评,又被省美展选中。从此,欧阳龙在安徽美术界崭露头角,备受关注。

  从大学毕业到萧县文化馆的这段时光,是他生活最稳定的时期,也是他最快乐的时光。他的绘画艺术由量变引起质变,不仅人物画日渐成熟,同时也开始了对花鸟画的研究,他选择了适合自己性格的大写意艺术。在绘画题材上,欧阳龙避开了传统的梅兰竹菊、牡丹荷花等,而是选择了以禽鸟为主,花卉作为点缀。特别是对雄鹰这个画材,他在童年时就对鹰的威猛雄健、壮志凌云,有着难忘的印象,再加上他有着严格的造型基础,扎实的笔墨功夫,画起花鸟画来可谓得心应手。他的写意花鸟很快便以苍劲的运笔、淋漓的用墨,形成了自己独树一帜的艺术风格。

  建设画乡 功薄云天

  文革十年,是欧阳龙饱受磨难的十年,有的人麻木了,有的人沉沦了,有的人倒下了。但欧阳龙坚信,“冬天已经到了,春天还会远吗?”在恶劣的环境中,他不仅挺了过来,艺术也有了长足的发展。

  1976年10月,祸国殃民的“四人帮”倒台了,拨乱返正、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千家万户,欧阳龙获得了第二次解放。恢复工作的欧阳龙首先想到:萧县有着丰厚的文化底蕴,自古就有习书练画的优良传统,名家辈出,佳作如林。可是在“四人帮”文化专制制度的摧残下,书画艺术人才青黄不接,形成了一个很大的断层,他决定振兴萧县的书画事业。

  欧阳龙以文化馆为阵地,及时举办书画学习班亲自讲解示范,从城里到乡村吸引了大批美术爱好者,从此全县画画儿的热情被调动起来了,同时经常举办书画展览,有本县的书画家作品也有萧籍外地的画家回乡画展,不断提高群众的欣赏水平。欧阳龙不失时机地开办多种形式的书画讲座、培训班和辅导班,开展群众性的书画创作活动。不仅不收费,他还拿出自己的笔墨纸张发给大家,有时农村的学员到城里来学习,中午都是在他家吃饭。经过几年的努力,使这支队伍不断发展壮大,在县城,几乎家家丹青,人人书画,形成了“萧县无处不书画,书画处处开新花”靓丽风景。

著名花鸟画家欧阳龙

  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欧阳龙向萧县宣传部领导提出:成立萧县书画院。这是一个大胆的设想,因为在八十年代初,不要说县级书画院,就是省级的在全国也是屈指可数。欧阳龙的建议得到了县委宣传部领导和有识之士的支持,并任命他为院长,划出地皮,拨给专款,下达编制,终于在1981年10月将萧县书画院正式成立起来。第一批聘请的画师,不仅在萧县是一流,在省地也都有一定影响。书画院成了全县的书画活动中心和书画研究机构,有了这个平台,画师们可以经常开展观摩、创作、交流。组织萧县书画到外地展览,扩大在全国的影响。定期举办各种培训班,加强对青少年美术爱好者的辅导工作,在普及中提高,在提高中发展,使萧县书画的整体水平上了一个新台阶。

  在理论上,欧阳龙也多有见树,《试谈书法的表情美》、《谈书法的韵味追求》、《论生活的真实感与意象酿造》、《侧锋辩误——与胡问遂同志商榷》等一系列谈书论画的论文,相继在各专业刊物上发表。特别是他的《侧锋辩误》一文,挑战名家,在当时全国最专业的刊物上海《书法》杂志发表后,引发了与胡问遂的笔战,在当时沉寂的书坛激起波澜,备受国内书法理论家的关注,他本人亦被吸收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

  赴任徐州 振兴画院

  1986年,欧阳龙在书画艺术上取得的卓越成就,引起了徐州市宣传部领导的关注。作为引进人才的欧阳龙调到徐州后,先任徐州国画院副院长主持工作。根据他的了解,徐州国画院画师们个人的实力都是可以的,之所以近年来在画坛沉寂,一是有些画家虽然以前的水平很高,但满足于吃老本,画来画去还是那几张,没有新意。二是对外宣传工作不够,画家的知名度有待提高。

  针对这种情况,欧阳龙在文化局的支持下,和画院的其他领导制定了人才培训规划,分期分批将画师送到中央美院、中国画研究院、中国美院、江苏省国画院进修和深造,进一步提高他们的绘画技巧,还拨出一定数量的资金,支持鼓励画师们积极参与各级美协举办的书画大展,多搞联展和个展,积极参与各种学术交流活动,全方位地扩展画院的影响。对青年画家除了要求他们苦练基本功,还要求每人都拜一位绘画类别和风格与自己相近的老画家为师,在不断的学习和磨砺中,加强专业素质。

著名花鸟画家欧阳龙

  这些扩大国画院在全省和全国影响的举措,过去大家也都想到了这一点,但一直苦于经费难以解决。欧阳龙告诉大家,只管拿出好作品,经费问题由他筹集。没有了顾虑,大家全身心地投入到艺术创作中,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徐州国画院晋京书画作品展在中国美术馆隆重开幕。著名书画家李可染、刘开渠、冯其庸、沈鹏、张立辰,美术理论家蔡若虹、朱丹、王朝闻等出席了开幕式。他们在欧阳龙的陪同下,兴致勃勃地观看了画展,对画院的成绩给予充分肯定。作品以浓郁的乡土气息、强烈的地方特色和鲜明的个人风格,赢得了首都画坛和各界人士的好评。

  走到欧阳龙的《百鹰图》前,李可染赞许说:“你画上的用线、用墨都很好,国画就应该讲究笔墨。鹰画得很雄健,造型很美,古今画鹰的很多,但画好不容易。”刘开渠看了欧阳龙的小品后题了“流美言情”。沈鹏则题了“春华秋实”。各大媒体记者云集中国美术馆,全方位、多角度地对展览盛况进行报道。北京展出后,欧阳龙又不失时机地挥师南下,将展览推向南京、上海、深圳等地,其盛况不亚于在北京的展览,徐州国画院的影响很快遍及大江南北。《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评赞他们“楚汉雄风生笔端”;《新华日报》赞为“大风歌动石头城”;《深圳特区报》则称“汉风楚韵笔势豪”;《文汇报》赞曰:“彭城画派,崛起徐州”。他接任院长后的第二年,在他精心的筹划和同志们的努力下,徐州国画院在全省的排名上升为第二位。

  在徐州的这些年,他的艺术也在不断升华。徐州,向北就是北方,古道秋风,大漠豪情。向南就是南方,吴侬软语,细雨绵绵。历经漫长的历史积淀,形成了楚文化与汉文化交汇融合的楚汉文化特色。在繁忙的画院工作之余,他研究楚汉文化的精髓,潜移默化地融入自己的作品。他在这一时期创作的《双寿图》、《雨后青山湿》以及篆刻等,无不体现着楚汉文化的影响。在徐州这块艺术的圣土,欧阳龙汲取着丰富的营养,熔铸着楚汉风韵,终于造就出自己雄浑博大又恬淡清新的艺术风格。

书画内容索引

山水画 花鸟画 国画花鸟画 书法作品 国画牡丹花 国画牡丹 岁朝图 萧县书画 书画资讯 萧县书画资讯 龙城画派 萧县书画家 姜秀真 韩有钊 陈海峰 胡涧子 胡志新 纪学君 金军 李定华 刘金荣 刘明 柳毅成 欧阳举子 唐成泉 王爱平 王若桦 王学仲 魏玉新 纵兰凌 祖爱民 祖丽君 丁峰 陈德民 董正夫 耿宏亮 井秋月 刘继武 马新梅 宋久峰 王瑞莲 许西桓 萧阳 王庆斌 郑正 任清宇 魏玉新作品 李婉 萧龙士 人物画 写意人物画 刘金荣画家 李乐武 心经书法 朱绍俭 郭公达 山水画小品 吴柏 四尺山水画 周慧珺书法 何家英工笔画 王于功 刘惠民书画 孙晓云书法 董宜峰 写意花鸟画 尹沧海 山水画欣赏 范曾 福字书法 女书法家 韦斯琴 孙晓云 天道酬勤书法 行书书法 闫梓昭 书法作品欣赏 行楷书法作品 王子龄 薛志耘 方玉春 楷书书法作品 扇面书法 书法家 国画山水画 水墨山水画 陈聪 郭绍善 萧县画家 国画虾 叶靖 画家 风水画 九鱼图 著名书法家 当代书法家 行草书法作品 行草书法家 六尺山水画 书画培训 山水画价格 胡长亮 花鸟画家 老耘书画 大写意花鸟画 行草书法 观海听涛书法 书画作品 见贤思齐书法 水墨人物画 国画人物 海纳百川书法 安徽书法家 安徽书法 惠风和畅书法 难得糊涂书法 名家书法 宁静致远书法 国画钟馗 萧县书画之乡 陈海峰书画 画虾的画家 四尺对开书法 书法名家 安徽书法名家 精气神书法 萧县书画出售 萧县书画市场 萧县书画网店 萧县书画名家 舍得书法作品 横幅书法 书法欣赏 国画写意人物 业精于勤书法 经典国画花鸟 生意人书法 国画牡丹画 国画牡丹精品 水墨花鸟画 舍得书法 四尺横幅国画 国画竹子 四尺横幅牡丹 山水国画名家 国画山水 写意牡丹画 横幅国画牡丹 书画名家 大写意画家 萧县著名画家 工笔花鸟画 李达 秦桧书法 书法艺术 秦桧书法真迹 书画拍卖纪录 书画拍卖 刘雪樵 刘雪樵书画 任训善 画虎名家 毛笔书法 花鸟画四条屏 名家书画 横幅花鸟画 李平胜 办公室书法 中国山水画 客厅字画 国画虎 国画老虎 客厅装饰画 郑正书画 孟春晗 魏紫熙 朱士君 淡雅山水画 八大山人 客厅山水画 马新梅花鸟画 颛孙恩扬 客厅书法 书房字画 写意花鸟画家 书画市场 书法字画 周涛 女画家 著名画家 启功书法 傅抱石山水画 书法对联 牡丹国画 欧阳龙 欧阳龙书画 葛庆友 徐展 单树峰 名人字画 名家字画 王开刚 李彩玲 工笔画 萧县书画艺术 书画展览 林散之书法